返回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流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流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在过去的几周中,大漩涡从无到有,已经成了这个世界唯一的希望,守卫在高塔附近的守军,只要回头看见那顶天立地的能量漩涡,就能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作为战斗在一线的人,他们能清楚的感觉到百花瘟疫感染者正在变得虚弱,那些感染者的速度和反应不断降低,正在越来越像真正的植物一样迟钝。

    只有大不净者奥吐格.花父例外,作为百花瘟疫的创造者,纳垢后花园里的新宠儿,它身边那些感染者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活性,而且一刻不停的在发育着。

    此时大不净者身边已经有了一支人数超过千人的感染者卫队,这些感染者最高大的高度已经超过了十米,行走起来就像传说中的战争古树。

    狮王莱昂的脸上已经罕见的出现了疲色,他不断对大不净者发起攻击,短短几十公里的路上满是大不净者散落的血肉,但对方总是能不断重生。

    几分钟前,一个持剑的赛里斯人,从高塔方向俯冲而来,使用徐逸尘的血液对大不净者造成巨大的伤害,那突然升起来的银色火焰,一度让狮王莱昂觉得大不净者也许会被解决,但随着火焰的熄灭,被焚烧了大半的大不净者却再一次恢复如初,而它所付出的代价只不过是周围十里范围的感染者全都枯萎致死而已。

    面对这样的敌人,酒剑仙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剑,作为一个传奇剑客,他早已勘破了生死,但他不甘心就这么死在异国他乡,死在这么一个时间点上。

    他担心师门的安危,不知道魔力消散后,自己那些师弟,徒弟们是否能适应新世界;他也担心黄土区的天下苍生,旧大陆这里百鬼横行的场面会不会也发生在黄土区?

    大不净者距离高塔还有不到三公里,距离酒剑仙的心里底线越来越近,大漩涡抽取灵能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酒剑仙甚至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还有能力顺利完成那招同归于尽的剑势。

    新朝撒了个弥天大谎,大漩涡吞噬的不仅仅是魔力,而是整个超凡之力,但现在还重要么?

    酒剑仙看着眼前的大不净者眼神变得坚定而锋利了起来。

    狮王莱昂敏锐的察觉到了空中那个赛里斯剑客的变化,对方手中平凡无奇的长剑,此时就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武器,让狮王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

    在大漩涡内部,徐逸尘和黄老邪的鏖战依旧激烈无比,每个人都想把对方逼到大漩涡边缘,借用大漩涡本身的力量解决敌人。

    爱菲拉尔曾想插手双方的战斗,但身后起死回生的寂静修女塞莉斯泰因,却成了她最难对付的敌人。

    恐虐是如此的自信,甚至不愿意像其他三位邪神一样,下场和徐逸尘进行一次对话,祂只想在这个世界收割更多的血食。

    “你的时间不多了,还有不到一分钟,这个世界就会永远陷入黑暗。”黄老邪摧残着徐逸尘的心灵:“黑障区代表着新一次轮回的开始,它的背后就是新世界,而你也会被纳入这个系统,从此再无破局的机会。”

    “看看我,再看看这个世界,这一次你可以固执的抵抗到底,我很欣赏,但是下一次呢?”黄老邪放肆的嘲笑着徐逸尘,用【战祸】大剑在徐逸尘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为此不惜被徐逸尘的灵能武器斩去一条手臂:“十次以后呢?一百次以后呢?”

    “那时候你甚至意识不到自己已经入局了,徐逸尘。”黄老邪的手臂随着血液的流淌再次长出:“或者,我们来猜测一下,你现在是不是已经身在局中了?你已经不是变量了,祂们只是在等待你的灵魂崩溃,就像我一样。”

    黄老邪的笑声中带着一丝凄凉:“就像我一样,一个破碎的布娃娃,一次次被邪神以祂们的喜好重组。”

    固执是我们对抗混沌最好的武器,不要争论,要战斗,要抵抗到底,灰骑士的话语在徐逸尘耳边不断重复,他催眠自己不去深入思考黄老邪话语中的陷阱。

    即使自己已经在局中,他也会不断做出同样的选择,徐逸尘曾经靠这一招在思维世界中逼退过奸奇的使者,现在也同样可以麻痹自己。

    “真可怜不是么?”黄老邪和徐逸尘以相同的姿势互相刺穿了对方的心脏,在交首的那一刻,黄老邪小声的说道:“干的漂亮,儿子,坚持下去。”

    徐逸尘无法分辨这是黄老邪的一种战术,还是他依然保留着一丝本性,所以尽管他把眼前这个男人当做父亲对待,此时却只能沉默已对。

    黄老邪大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败,还是在为徐逸尘的坚持感到欣慰,下一秒他就以更凶狠的姿态朝徐逸尘发起进攻。

    心脏被刺穿这样的伤害,对他们而言都算不上致命伤。

    “血神赋予了我一些特殊的能力。”黄老邪持剑格挡了徐逸尘的一次攻击:“现在我打算向你展示一下。”

    【战祸】大剑突然燃起了一团黑色的火焰,和徐逸尘周身环绕的银色火焰正好相反。

    “从现在开始,我对你造成的伤害会同步到你现实中的身体上。”黄老邪郑重的说道:“我知道你的恢复能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