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罪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罪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唉,怪老朽糊涂又护短啊!”

    这颛孙辉忽而一脸懊恼,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的道:“怪老朽当时还不清楚情况,只听文林一面之词,说自己是紫晶狮被人抢走了,才一怒之下对凌盟主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还望凌盟主见谅!”

    说着,他还颇为懊恼的瞪了颛孙文林一眼,又飞快的道:“等到了大宴结束,天女邀请我们商议此事,老朽才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过可惜,凌盟主你离开之后就闭关了,一直没时间道歉。”

    “虽然说文林也是出于感性和怜悯,但这人命关天的事情,绝不容许他再胡闹、再任性了!”

    “凌盟主放心,老朽之前那件事后,已经训斥了这小子一顿。而且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也一定会好好责罚他,当时候还望凌盟主你监督啊!”

    不得不说,颛孙辉可谓是能屈能伸的典范了。之前在大宴上还是一副目空一切的样子,此时面对凌昊却言辞诚恳,仿佛自己是真的接着又反悔了似的,说的跟真的一样!

    更神奇的是,他几句话,基本上把所有可能的话口都堵上了。

    我擦,圆上了!

    就连凌昊此刻都是目瞪口呆,心服口服。

    他稍微一算,就发现颛孙辉这一套话里,除了大宴的时间差、自己离开后接着就闭关的时间线……甚至连当初颛孙文林情急之下说的那句“亲如兄弟”都变化了一下用上了,直接将整件事圆的是天衣无缝,竟然让人半点都插不上话来。

    真是鬼扯都能面不改色啊!

    如果不是事前已经跟天女商议好了对策,那就只能说姜还是老的辣了……

    凌昊听着,居然对此人也是心生佩服,能表情都不变的鬼扯出这些,把颛孙文林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男人说成是两三岁的小屁孩后辈,然后用家长庇佑孩子那一套讲了半天,让凌昊无话可说——这也是一种本领。

    还说颛孙文林只是因为怜悯心……凌昊十分想知道,颛孙辉这话到底是怎么说出口的。听到颛孙辉这么说他还没反应过来,要是颛孙辉话说的稍慢一点,他可能当场就吐出来了。

    还怜悯心,真尼玛不要脸!

    凌昊都忍不住想着。

    不过事情也不全是凭借颛孙辉一张嘴就能抹平了。像那些经历过大宴的修者们,不少都对颛孙族当初那蛮横的态度有了深刻记忆,无论是颛孙小夭对蓝曦月那场,还是后面那突然跑出来伸冤的女人,都是他们亲眼所见的事情。

    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人其实对颛孙辉的话是持明显怀疑的状态的。但可惜,参加过那场大宴的显然是极少数,而且其中大多还都是缥缈峰弟子,自然更不可能拆自家的台。

    所以大多数只是道听途说的人,听颛孙辉这么一说,又见凌昊没有反驳,基本上也就信了。

    就算不信,又能怎么样?他们总不可能跳出来替凌昊指责颛孙辉的厚脸皮。

    “没必要扯这么多!”

    而凌昊此时也懒得废这些口舌,此时忽然抖擞出手中那张纸契,没看颛孙辉,反而笑眯眯的看向天女道:“凌某只知道字契就在这里,说到做到,天级灵脉拿不出来吗?”

    天女神色冷淡,没有言语。颛孙辉此时却面容一沉,开口道:“凌盟主,这件事是我们有错在先,有误会好好说,干嘛这么不依不饶呢?”

    不说颛孙辉,就连一些围观群众,也觉得凌昊太过纠缠了。这六条天级灵脉,显然是不可能拿出来的,他偏偏要揪着这张字契说事。现在他这样表现,无疑让缥缈峰和颛孙族都下不来台。

    场面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很多人都发现了气氛的不对劲,陈湘芙和夏雨情更是显得尤其紧张。

    但此时颛孙辉话音落下,还没等凌昊回答,天女却忽然冷淡的微抬了一下手。

    “不必了。”

    她此时面上下一双眼睛如寒冰般望向凌昊,开口道:“其实有件更重要的事,我一直想问凌盟主。”

    凌昊闻言,忽然有种预感,那就是天女此时说的话,应该才是她真实的目的。只见还不等凌昊开口,天女接着就道:“凌盟主的名字似曾相识,让我想起天龙大陆百年前一个罪人……”

    她目光忽而变得冰冷,此时直视凌昊,字字清晰的问:“不知道凌盟主跟那个叫做‘凌昊’的罪人,彼此间是有什么联系?”

    “你可曾得到过他的传承?”

    她最后一句问。

    而这接连的几问,也在凌昊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罪人?”

    他在心中简直要气笑了。这世界上唯独他自己最清楚,他什么都没有做!

    而现在,天女开口竟然就将他定性成了罪人!

    不过凌昊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他心中很清楚,天女这么做就是为了激怒自己,认真他就输了。

    而再看天女这个问题,却显得非常有意思了。

    她竟然问自己,是不是得到了“凌昊”的传承……而不是问自己,是不是还活着的那个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