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六十一章:入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六十一章:入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满天的炸药包乱飞。

    其实这种炸药包,给人制造的心理阴影很大,可除了引起的大火以及导致的浓烟杀伤力巨大之外。

    还有一种杀伤是极为可怕的。

    那即是当这个时候,有大量的人群聚集。

    一旦聚集,炮火袭城。

    人心大乱。

    在这个时候,便极容易引发人群踩踏。

    而现在,多尔衮好不容易聚集了两万人。

    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此时又见城外的炮火不歇,一下子,又乱了。

    此时,几个炸药包便砸入这里不远。

    于是乎,众人面如土色。

    在短暂的安静之后,终于有人发出惊叫。

    而后,刚才还拿着武器,嗷嗷叫着要杀出去的人,此时此刻,却一个个疯了似的相互逃窜。

    这一乱不打紧。

    可大家聚的太紧密。

    以至于彼此践踏。

    轰隆……

    不远处的炸药包炸开。

    数十人因为过近,直接倒下。

    可更多的人,却如风声鹤唳的惊弓之鸟,惊恐万分地各自逃命。

    硝烟升腾而起,大家已顾不得方向。

    有人被撞倒。

    撞倒的人再也无法爬起来。

    因为左右无数的脚踩踏在他的身上,而踩踏他的人,也有人摔下,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倒下。

    多尔衮幸亏骑在马上,受惊的马火速地踩翻了几个人,狂奔跑开。

    其他的骑兵,也都战马受惊,战马失控,横冲直撞。

    于是那些可怜的步行的汉兵便惨了,方才还想为主子们冲锋,这会便被主子们踩得全身骨头尽碎。

    不少旗兵,虽是在马上,可是战马失控之下,人也落马,这已是幸运的,更不幸的是自己的脚还拽在马镫上,被马镫的绳索缠在一起,战马狂奔,人却已落在地上,于是乎,被人拖拽着直接一条血路就地出来。

    到处都是哭爹叫娘的声音。

    侥幸生还的人,现在只想回去看看自己的家小。

    于是冒着炮火,疯了似的回自己的家中去。

    好不容易聚起来的汉军,至此也一哄而散,此时真是顾不得什么主子了。

    洪承畴已是慌了,在这里,他根本没有家小,可是想到自己才刚刚降了,这建奴便覆灭在即,他突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他心已乱了,却见此时,范文程已是朝着一边狂奔,跑得比兔子还快。

    洪承畴忙追上去,身边偶有爆炸,洪承畴大喊着:“范公……”

    范文程见有人追他,立即露出胆怯和恐惧的样子,躲到了一处墙角,瑟瑟发抖。

    “范公,何不去追着主子……”

    “主子完了。”范文程到了现在,已是露出了绝望之色,颤抖着嘴唇道:“难道你现在还看不明白吗?咱们的主子……他完了,什么八旗铁骑……我本以为他们当真无敌天下,以为他们迟早要夺下天下,大明皇帝如此昏聩……可是现在……完啦,都完啦。”

    说到这里,范文程流下了泪来,悲切地道:“我跟着他们在这里熬了多少年,本以为将来必得富贵,哪里想到,终成黄粱一梦。”

    洪承畴听到此,有同样的辛酸:“那范公待如何?”

    范文程想也不想便道:“当然是迎王师入城。”

    顿了一下,范文程接着道:“时至今日,你我能逃得了哪里去?普天之下,再无去路了。我知道许多建奴的机密,有的是从主子那里得知的,也有的是平日里搜罗来的!到时大军入城,我自当去投效,洪公,你我都是读书人,也都曾为主子效力,也算是有缘,你也随我一道降了吧。”

    “降了……”洪承畴一脸茫然。

    他随即眼都红了,咬牙切齿地道:“范文程,当初是你劝我降了建奴,今日又劝我降明?你把我当什么人?”

    范文程却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看着这城中的满目疮痍,远处,到处都是轰鸣声,口里道:“此一时彼一时也,你若是不愿,自是你的事,我若是你,便率我的部众反正……”

    说罢,再不逗留,一溜烟的去了。

    而这个时候,多尔衮又回了皇宫。

    眼看着这宫中清冷,人已跑了七七八八,此时身边的侍卫,却已不剩下几个了。

    这一次的炮击,只维持了半个时辰。

    在城外的张静一,看了看一旁燃的香,知道时候还短,忍不住朝身后的一个军官询问:“去问问怎么回事?”

    一会儿工夫,便有人来报:“恩师,火药包还是有不少的,再炸半个时辰都没有问题,只是……只是那橡胶垫子没了,没了那玩意,炸不远的,所以便停止了炮击。”

    张静一听罢,便不无遗憾地道:“这是后勤的问题,下一次要检讨。”

    这火炮想要达到射程,最重要的是密闭,说白了,就是密闭的不够,就会漏气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