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七十四章:大决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七十四章:大决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皇太极显得忧心忡忡的样子。

    张静一却是不急,和他打了个招呼:“在辽东这些日子如何,可见着了多尔衮吗?”

    皇太极道:“我一直都在宁远,与建奴的使者接触过十数次,其中……还有一人,本是我的家奴。”

    家奴二字,在建奴里头的意义是不同的。

    不同的主子有不同的家奴,而皇太极所说的家奴,想来便是他自己的包衣。

    这些包衣无论愿意不愿意,或者主子出了什么事,他们也要表现出恭顺的样子,如若不然,便会被人瞧不起,甚至会被人认为不忠。

    张静一道:“看来你与他叙了旧情了,不知你的家小是否还好?”

    皇太极便一脸郁郁的样子,像是极不情愿提起这些事。

    于是张静一道:“难道那多尔衮,当真胆大包天,将他们害死了?”

    “没有,他们过的很好。”皇太极苦笑道。

    在张静一的印象之中,皇太极这个人精于计算,即便是最困难的时候,也不会露出如此沮丧的样子。

    张静一道:“她们能过好,这就再好不过了,你也该放心才是,你若是念家,大不了,我放你回去便是。”

    先埋伏他一手,他若当真敢说好啊好啊,多谢成全,立即将他斩了得了。

    皇太极却是笑了笑道:“不必啦,我既已愿意与辽国公合作,自当效犬马之劳,我已做了一次降人,怎么还可以做第二次呢?这岂不是成了三国演义中的三姓家奴?”

    张静一听了,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也喜欢看三国演义。”

    “在我们建奴,许多人都人手一本此书,废寝忘食的看,有时可以当做用兵的奇书。”

    张静一大为诧异,不禁道:“是吗?此等演义,也可当做兵法来用?”

    皇太极见张静一对此有兴趣,便解释道:“这东西,当然不能当做是兵法,哪有行军布阵,两将出阵单挑的?何况什么借东风,什么空城计,固然颇有几分韬略,可若是真拿这个来进兵,岂不迂腐?我们建奴人从小便开始随着父兄南征北战,深知沙场之上变化无常,根本不是靠几个奇谋,几个未卜先知的伏兵,便可大胜的。”

    “既如此,你们为何将它当兵书看?”张静一越发的奇怪了。

    皇太极道:“因为当初我们的对手,就是这样用兵的啊。”

    皇太极继续解释道:“明军进击的时候,往往都是文官节制各路军马,而这些文臣,大多都对军事一窍不通,他们对于军事,大抵就源自于这演义和戏曲一般,他们最爱的就是摇着羽扇,摆出一副胸有韬略的样子,什么八卦阵,什么十面埋伏,什么空城计,他们的军事见识,大抵便是如此。”

    “因而,只要我们熟读了三国演义,就晓得朝廷的军马会玩出什么花样了,一瞅一个准,十之八九,明军的许多战术,都可在演义中有迹可循,熟读了这三国演义,便等于孙子兵法中的知己知彼,因而,一打一个准,如此便稳操胜券了。”

    “啊……”张静一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居然还能是这样!

    他原以为,是三国演义里有许多智谋十分高明,这些建奴人粗浅,看到书中如此多的战法,便将其奉为圭臬呢。

    谁料到……

    这倒有些像后世那些所谓盗墓贼,盗墓贼们对风水术了如指掌,当然,这并不是盗墓贼当真对这风水深信不疑。

    而是他们知道古人最看重风水,所以那些达官贵人们选择墓地,一定是那风水术中的洞天福地,只要将古人的风水术摸透了,按着里头的方法寻找所谓的好墓地,往下一挖,几乎也是一挖一个准,十之八九能挖出大墓来。

    没想到,这其中,竟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很快,张静一就笑不出来了。

    兵家大事,却是操持在一群脑子里都是X的读书人手里,这可是数十万人的身家性命啊。

    可偏偏,朝野内外,无人质疑,哪怕是阉党最全盛的时期,也没有人提出任何的异议。

    张静一道:“你要密报的是何事?”

    皇太极道:“在宁远,我虽没有证据,但是明显有大量建奴人活动的迹象。这种现象不只是宁远,整个辽东,大抵也差不多。再加上那八大商人被拿,朝廷似有对某些辽将动手的迹象,再加上……多尔衮此番与我议和……似乎很有兴趣。”

    “很有兴趣?”

    “对。”皇太极道:“他派出了大量的使节,与我相谈甚欢,对于我大明提出来的条件,譬如将军马撤往辽北,各自退兵等等……他们似有松口的迹象。”

    张静一倒是审慎以待起来:“那么你如何看待呢?”

    皇太极想了想道:“多尔衮此人,虽然年轻,可他的志向却是远大,何况……八旗内部,向来轻视大明朝廷,怎么可能被说议和就议和?以多尔衮现在的威望,他上头毕竟还有几个兄长,本身的实力也无法令八旗旗主们对他心悦诚服,此时若是同意与大明议和,必定受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