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百一十七章:太子找到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一十七章:太子找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在宫中?

    天启皇帝和魏忠贤面面相觑。

    魏忠贤下意识的道:“怎么可能,咱已在宫中该查的地方都查了啊。”

    是啊……

    太子确实是走失了,这不会有错的。

    仅凭这个判断,就说在宫中,这显然是极不合理的。

    张静一看着天启皇帝,而后道:“其实,起初,臣确实有一个极大的误解,认为……或许这些贼人,有通天的本事,而且极为可怕,而且有这般的执行力,以及许多精干的人手,毕竟,凡事都有可能。而且,确实好像有人泅水的痕迹,理应是通过了护城河,溜去了宫外。”

    张静一顿了顿,随即苦笑:“不过……臣却发现了一个蛛丝马迹。”

    天启皇帝道:“什么蛛丝马迹。”

    张静一道:“现在说这些……暂时没有意义,不如……就让臣在这大内,将太子找出来吧。只是,要在大内搜查,怕是需陛下恩准。”

    天启皇帝此时见了一丝曙光,只是心里还是狐疑,这是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情,但凡有一点机会,也要尝试的:“这里现在你说了算。”

    “很好。”

    张静一点点头,随即道:“不知张顺何在?”

    “召张顺。”

    张顺果然很快来了。

    他显然一宿未睡,哈欠连连,一见到张静一,便立即打起了精神,张静一直接道:“今日当着陛下和我,就不必多礼了,交代的事办了没有。”

    张顺道:“已经办了。”

    “那个人查的如何?”

    “一直都在盯着。”张顺道:“儿……奴婢一宿未睡呢。”

    张静一听罢,道:“走,你带路。”

    张顺再不犹豫了,随即领着人,匆匆抵达一处宫中的角落。

    这里……却像是寻常宦官们的居所。

    不少宦官在此出入,却猛见天启皇帝和魏忠贤几个来,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纷纷想来见礼。

    天启皇帝像是驱赶苍蝇似的,将人驱散。

    而后,张顺到了一处宅前,这是一个比较宽敞的宅子,显然,只有非同一般的宦官,才能住在此,有的宦官很可怜,虽然割了自己,实际上却是七八个人挤在一起,睡着通铺。

    “是这里?”张静一压低了声音。

    张顺连连点头:“就是这里。”

    张静一于是疾步上前。

    手轻轻的搭在门上,见门后头拴着,于是,深吸一口气,后退几步,猛地一脚踹门。

    砰!

    身为锦衣卫,踹门还是专业的。

    这门顿时踹出了一个窟窿。

    然后张静一的脚就伸进去了一只在屋里,人却留在外头,这一下子,脚却扭了。

    张静一疼的眼泪都要出来。

    好不容易,一旁的张顺搀扶着他,让他小心翼翼将脚伸出来。

    而里头的人有了动静,口里道:“是谁?”

    不过毕竟有了个窟窿,魏忠贤眼疾手快,手伸进窟窿里,拉开了门栓。

    这门吱呀一声洞开。

    里头的人声音颤抖:“你们……是谁……”

    直到一行人进去,便发现一个宦官在此。

    他趴在卧榻上,这房里一股古怪的酒气和药草的气息。

    魏忠贤一看这个宦官,却是神宫监的掌司刘能。

    掌司是神宫监的一个官职,不大不小,专门管理某一块的业务。

    不过昨日他犯了错,居然敢饮酒,被张静一抓住了小辫子,魏忠贤大怒,让人打了他一顿。

    现如今,他正趴在榻上哎哟哎哟的养伤呢。

    一见到天启皇帝和魏忠贤几个进来,他吓的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奴婢……见过陛下……”

    张静一森森然的盯着他。

    而天启皇帝和魏忠贤却是一脸狐疑的样子。

    张静一道:“你叫什么?”

    “奴……奴婢刘能啊。”

    张静一道:“你将太子藏匿在何处?”

    刘能一听,顿时慌了,立即喊冤:“奴婢……奴婢怎么敢藏匿太子,奴婢这些年在宫中,都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奴婢是喝了酒,犯了忌讳……可是……奴婢再如何,也断然不敢做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新县侯,你不要血口喷人,就算……就算你要打狗,也要看主人……”

    张静一道:“你主人是谁。”

    “自然是皇上和魏公公……”

    天启皇帝和魏忠贤忍不住看向张静一。

    张静一却是气定神闲,道:“看来,你是不肯供认是吗?”

    刘能随即开始嚎哭起来:“我老老实实,如何供认,我干干净净,清清白白,藏匿太子是什么罪,我刘能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做,奴婢知道得罪过新县侯,惹的新县侯不快,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冤枉人。陛下,奴婢对您忠心耿耿的啊,当初,奴婢还在东宫里就伺候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