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八十一章:陛下圣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一章:陛下圣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满桂急了。

    张静一分明是为他说了好话,说他在辽东还算是尽忠尽职,他满桂应该心生感激才是。

    可现在,满桂却只想问候张静一祖宗十八代。

    其他军将们见状,似乎也回过了神来,于是纷纷道:“陛下,臣也想效力。”

    “陛下……臣……”

    这些人的脸上,似乎都写了一行字: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天启皇帝轻蔑地看了他们一眼,却是淡淡道:“查一些不法之徒,需要这么多人做什么?有袁卿家与满卿家便足够了。”

    众人已是惊恐到了极点,此时此刻,真是心颤得厉害,想到………自己从前种种,便想到接下来可能面临的厄运,顿时心凉透了。

    倒是此时,袁崇焕心里却突然觉得轻松起来。

    他方才在犹豫,是因为他需要权衡利害关系,可此时他陡然意识到,整个辽东都无侥幸,他现在接受的使命,其实对他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他……竟是幸运的。

    很多事就是如此,起初的时候钻牛角尖,想不通,可一旦大彻大悟,又想到其他人都是倒霉蛋,自己至少不算太坏,一下子,心便镇定了。

    此时,他满脑子里想的就是如何完成使命,怎么杀人,怎么抄家,用什么样的章程,怎样防止狗急跳墙,毕竟是读书人,别的事可能不擅长,可这等事,却是手到擒来。

    天启皇帝的一席话,已让这些军将们的心迅速的跌到了谷底,他们个个面无人色,心知大难临头,可说也奇怪,此时此刻,他们竟没有丝毫反抗的念头,就好像……他们成了去势的公鸡一般。

    “朕在这辽东,待的时候不早了,此番来这里,一是为了清查辽东的积弊,其二,便是杀一点建奴人回去。今日这两桩事都办得差不多了,此地也不便逗留,待会儿便要启程回京,诸卿好自为之吧。”

    袁崇焕等人见他说的轻巧,心里更生恐惧。

    此时此刻,这天启皇帝竟让他们觉得比建奴人还要可怕。

    天启皇帝说着,居然说走就走。

    快要走出大帐的时候,天启皇帝突然驻足,头没回地道:“对啦,朕……终究还是留有几分慈念的,这样吧,五日,朕给这辽东上下文臣武将五日的时间,若是五日之内,乖乖认罪,并且补足当初挪用钱粮所得,朕可以只罢其官,并不加害。当然,这私通建奴等罪,却是不可饶恕的,你们好自为之。”

    说罢,天启皇帝便扬长而去,张静一等人,自也是纷纷扈从左右,浩浩荡荡,这营门之外,居然早有许多的马匹候着。

    天启皇帝径自走到一匹马跟前,直接翻身上马,随即道:“京中不知如何了,在外太久,朕恐生变,走吧,回京城去。”

    声音落下,其余人也已骑在马上,接着,浩浩荡荡的马队,绝尘而去。

    留下大帐里的人,此时则细细咀嚼着天启皇帝最后留下的那番话。

    五日自首,可以保命。

    虽说钱财没了,家奴没了,甚至连乌纱帽也没了。

    可相比于杀头抄家,这显然已是极好的结果。

    袁崇焕脸色惨然着,与大家一道出了大帐。

    而在这大帐外头,竟是一个个的人头,这些人头的主人,不久之前还和他们一样,身居高位,如今,那一个个披头散发的人头,让人遍体生寒。

    袁崇焕脸抽了抽,一旁的满桂看了他一眼,二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现在,这辽东的一文一武,都是默然,竟发现,没什么可说的。

    倒是后头一个军将突的奔了上前,道:“袁公,卑将……有事要奏,我平日里吃空饷……”

    袁崇焕心有余悸,脑子里细细的咀嚼着天启皇帝的意图,心里只觉得实在厉害,便正色道:“想要自首,都不必急,还有五日呢,要自首,先从老夫这里来吧,今年……老夫自作聪明,与敌酋通过几封书信,并没有奏报朝廷,这是罪一;其二,老夫利用便利,拿走了七十人和一百二十匹马的空饷,这些……老夫这两日,就会想办法补足。至于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老夫奉劝你们一句,事情到了今日,想要心存侥幸,已不可能了。那京城里头,彼此弹劾的奏疏堆的比人还高呢,你们能确保自己心存侥幸,朝廷那边看了弹劾奏疏,不能洞察你们的罪过吗?所以说……这些人头落地的,乃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过了五日,还有人不能幡然悔悟的,那么老夫也就不客气啦,到时到了动真格的,谁管你们在辽东有多大的势,你们在京城里结交了什么人?你们势力再大,大得过建奴人?你们结交的人再高贵,贵得过陛下吗?”

    这一番话……众将听了只默默地点头。

    他们知道,袁崇焕这话虽难听,可到这个时候,若是还想作死,那便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袁崇焕随即又道:“现在起,老夫,包括了你们,都是戴罪之身,想要活命,想保住自己的妻儿,就只能想办法赎罪了。陛下终究还是宽厚,最后给了大家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