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七十章:动用大杀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章:动用大杀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这个时代,无论是建奴人还是大明的高层,其实对于三国演义都颇为喜爱。

    因而人们总是觉得,若是打仗不耍一点计谋之类的,就好像从小被抓去阉割的太监一般,总觉得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完整。

    张静一制定下计划,却是简单直接。

    夜里突袭。

    但是敌人太多,而且先锋来的,定是建奴精锐,这些人警惕性更高,军纪更严明,即便是有夜盲症,直接突袭是不够的。

    一旦对方奋起反抗,军校生们就有可能被拖入混战的危险。

    可如果在夜战之中,使用自己的大杀器呢?

    天启皇帝看过张静一的作战计划,越来越觉得匪夷所思,于是道:“夜里还放炮?”

    张静一笃定地道:“对,夜里放炮。”

    “这不妥吧。”天启皇帝皱眉道:“根据朕多年的经验,这火炮沉重……怎可拖出去与人交战?守城还差不多。”

    “臣有一样东西,威力甚大。”说到这里,张静一压低声音:“最紧要的是,携带也很方便。”

    “真的吗?”天启皇帝却一副我不信的样子。

    这可以理解。

    天启皇帝在西苑练兵的时候,也是爱打炮的,史称炮声隆隆,他对火炮很是了解。

    此时,天启皇帝又提出疑问:“而且夜里,打得准吗?”

    张静一现在嫌天启皇帝啰嗦了:“陛下在军镇之中坐镇便是。”

    天启皇帝不高兴了,道:“要朕与义州卫这些老弱病残在一起?不成,朕也要出击。”

    张静一便道:“只是城外危险。”

    天启皇帝意味深长地看了张静一一眼:“你莫不是忘了,是谁将你背出宁远城的?”

    张静一脸抽了抽,他突然发现,这事天启皇帝能念叨一辈子。

    天启皇帝继续伤口上撒盐:“到时若是战事不利,朕再将你从乱军中背出来。”

    张静一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有诅咒的成分。

    张静一道:“上次是上次……”

    “这次也一样,休要啰嗦。”天启皇帝气定神闲地道:“夜袭……这个朕擅长的,朕经常夜里睡不着的,每日练剑至三更,这一点你应该知道。好了,速去准备,这个计划……”

    他摇摇头,很是为张静一的智商着急。

    可就在此时,却有人报来了两个消息。

    建奴人的前锋已抵城外数里,果然如张静一所料,他们抵达之后,立即扎营,并没有选择立即进攻,毕竟长途奔袭,在他们看来,义州卫的人,不过是瓮中之鳖,不如休息之后,吃饱睡足,再一鼓而定。

    这个消息,是在意料之中。

    另一个消息,就很是可怕了。

    义州卫镇守于此处的千户,带着家小以及妻妾六十余口人,昨天夜里的时候,就以巡视的名义跑了,义州卫上下,乱作一团。

    天启皇帝气呼呼地痛骂道:“什么巡视,此人就是临阵脱逃,该死!”

    张静一道:“这不算临阵脱逃。”

    天启皇帝恨恨道:“如何算不得?”

    “调令是宁远副将张文英签发的,也就是说,确实在这个节骨眼,有一封调令,命这千户去巡视,如此算来,他这便是办公事了。”

    天启皇帝大恨:“朕所恨的,就是如此,前些日子,建奴的斥候大规模的出现,是人都明白,义州卫有危险,这千户怎就偏偏这时得到调令……无非是上下沆瀣一气罢了。”

    “臣也听说,这千户乃是宁远副将的妻舅,想来正是因为如此……”

    天启皇帝气得哆嗦,平日里吃空饷的是这些人,现在临阵脱逃的也是这些人。

    若是光明正大地临阵脱逃倒也罢了,至少这样的情况,事后却是可以追究的,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人家恰好有一份调令。

    至少这在朝廷看来,义州卫丢失,千户恰好在宁远公办,人不在,义州卫陷落,这千户也难有什么罪名。

    毕竟……这只是碰巧而已,至于留在这里守备的副千户或者其他人,则成了替罪羊。

    “朕养了一群猪。”

    正德皇帝在的时候,因为猪与朱同音,因而下旨,不得称猪为猪。

    不过朝野内外,没人将这禁令当一回事。

    太祖高皇帝,还不允许商人穿丝绸和坐轿子呢。

    何况还是正德那‘昏君’的旨意呢。

    即便天启皇帝,也不守这些规矩。

    张静一道:“陛下,猪没他们聪明,在臣看来,猪只是吃了睡,睡了吃而已,总不会坏事。”

    天启皇帝只气的发抖。

    再去巡城,却发现城中的防务处处都是漏洞。

    本来奏请了要修城墙的地方,没有修,钱给了,墙没修好。

    义州卫上下,根本没有守卫的心思,还未开战,就已传出无数流言蜚语,城中军民恐慌弥漫。

    据说与那千户一起逃的,还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