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三十一章:委以重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一章:委以重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天启皇帝说罢,朝一旁的校尉使了个眼色,道:“将人放下来,叫那个武长春,先押着他好生将想写的东西,写出来,对外……就说朕将他连带着阿敏一道杀了。”

    李永芳被放下,只一会儿工夫,他便已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两腿已无法站立,只好由人将他抬到了椅上。

    那武长春带着谄媚笑容进来,想要行礼。

    天启皇帝理也不理他,与张静一二人出去。

    不过武长春显然不在乎这个,主子爷们不都是如此的吗?只将他这样的人当狗看。

    他早就有当狗的觉悟了,跟谁干不是干?

    只是他心里清楚,现如今,自己非要卖力不可,只有卖了力,才显出自己的价值。

    他在这里已经瞅准了,这个千户所,很奇怪……

    怎么说呢,似乎自成体系,他们遇事,似乎没有向上奏报,这就意味着,张千户是个极为特殊的人。

    除此之外,大明皇帝亲来,对这里还如此熟悉,这便可见……这千户所确实和其他的锦衣卫有些不同了。

    而这里的人,与他想象中的那些密探、緹骑,甚至包括了建奴那边为建奴办事的走狗,都不太一样。

    这里的人办事很干练,规矩也很森严,而且个个都是孔武有力,唯独有一点,那便是不会动刑。

    这些人所谓的动刑,不过是给你一个耳光或者一个拳头,手段之粗糙和原始,简直就是有负厂卫之名。

    可在这方面,他武长春可谓是人中龙凤了,此等下三滥的手段,他都烂熟于心。

    或许……他对这千户所有用。

    他很清楚,那个姓张的千户,是很爱惜这些校尉的,一般极少让他们干那些下三滥的事,可这种事,怎么能没有人干呢?不但要有人干,还得有经验的人干。

    武长春很清楚,自己能不能活,就得看自己能从这李永芳的口里撬出一点什么了。

    于是,待天启皇帝和张静一出去,武长春便朝李永芳露出了瘆人的笑容:“泰山大人,咱们又要开始了,不要急,慢慢的来,事情,先捡紧要的说,你放心,绝不会害你性命的,你命长着呢,不活个十年八年,我这做女婿的,怎么安心呢?何况,也没法向张千户交代不是?所以,这十年八年里,你这日子的好坏,便在这上头了!事情,咱们一件件地交代,不说其他的,便是我那岳母大人有几根毛发,你也得给我说个一清二楚,如若不然………嘿嘿……”

    李永芳所能感受到的痛苦,统统都让武长春榨了出来。

    他颤抖着,心里所生出来的,只有无尽的绝望。

    他很清楚,武长春既说他还能活十年八年,他就真能活十年八年,只是这十年八年里……他所遭受的惨痛,也只有天知道。

    更可笑的是,这武长春可是他亲自调教出来的人才,他当初不但极度欣赏武长春,还将女儿下嫁给了武长春,而如今,这一切教授的手段,统统都要用在他自己的身上。

    “我说,我统统说……”他很清楚,在武长春面前,一切的抵抗都是无效的,他哆嗦着道:“阿敏之所以去抚顺,是因为朝鲜国的事,大金……不,建奴攻打朝鲜国,已攻克铁山、定州、安州、平壤,渡过了大同江。朝鲜国王李倧逃到江华岛,阿敏来与我商议的,便是如何招降朝鲜王李倧,以及对毛文龙用兵之事……”

    武长春满意地点头,请人一一记下。

    …………

    天启皇帝没有先去寻魏忠贤等人,而是领着张静一在这廨舍转悠了一圈。

    他一面走,一面沉吟,随即道:“千户所办的很好,从现在起,千户所要新建,所有的钱粮,人手,你要多少,朕就准多少,至于钱粮,寻那田尔耕去索要便是。”

    “除此之外,一切关于建奴之事,新城千户所可以便宜处置,不需经过南北镇抚司,有什么奏报,可以密呈给朕。”

    张静一一脸认真地道:“臣希望,所有的人员都需臣来甄选。臣还打算,新城千户所上下,都不用锦衣卫原来的緹骑和校尉,而是都先经过东林军校培养,臣打算在东林军校,设特别行动教导队。”

    “准了。”天启皇帝想也不想便道。

    张静一又道:“副千户邓健,趁着现在无事,可暂时兼任特别行动教导长,他毕竟有经验,不但熟知厂卫的事务,而且此番也得到了大量的心得。”

    天启皇帝笑着道:“邓健此人,朕从前总听他不少糊涂事,今日见了,却发现传言果然多有不实。”

    张静一则在心里默默地道,那是你不晓得我二哥的厉害。

    天启皇帝突然道:“李永芳之事,统统由你来处置,他所交代的东西,你要记下,但是决不可示人。朕当然是要找人算账的,只是此时,却不是给人算账的时候,此时不可动摇军心。”

    张静一点头:“臣自然知晓其中的厉害。”

    天启皇帝背着手,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逐而又道:“朕打算这些日子,送一批辽饷去辽东,想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