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二十二章:大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二章:大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巨大的热气球随着狂风一路飘荡。

    辽东这边的风大多是西北风。

    自西北向东南的方向。

    因而,若是自抚顺顺风而行,速度极快。

    在飘荡了两个多时辰之后,染料终于耗尽。

    这热气球越来越干瘪,因而,热气球开始徐徐地降落。

    等到最后栽落下来的时候,直接落地。

    藤筐里的人瞬间摔了个人仰马翻。

    好在地上都是厚厚的积雪,大家的身体大多无碍。

    这些……在当初已经演习时计算过。

    大家都穿着厚重的棉衣,在有热气球缓冲的作用下,再加上积雪,可以维持降落,确保不会出现意外。

    这是一个简单的热气球,只能随风而起,落地之后,邓健等人早已将两个捆绑得结结实实的人套上了麻袋。

    同时,堵住了他们的嘴巴。

    大家休息了片刻,此时也无法分辨方向。

    不过根据大致的推算,理应这个时候,他们距离抚顺已有两三百里地了,位置是在抚顺的东南方向,后方就算有追兵,也不知他们的方向,即便是奋起直追,也需相当的时间。

    邓健拿出了舆图,一面吃着干粮,一面测算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而后取了罗盘,开始辨别方向。

    这里苍茫一片,格外的寒冷。

    可现在,大家的血液却是沸腾的。

    “这两人死了没有。”

    “邓总旗,还活着呢。”

    邓健点点头,道:“继续出发,朝这个方向。”

    他通过罗盘的位置,确认了方向。

    这个方向,是往金州卫的,而金州卫现在还在大明的手里,因为靠海,又有皮岛的总兵官毛文龙与之形成掎角之势……那里有一处港口,也有自登莱来的水师随时运输补给。

    所以从一开始的计划之中,就是打算好了迅速抵达金州卫,而后坐船前往登莱,再通过运河,带着人前往京城。

    这一路……自是艰辛无比。

    稍有任何意外,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大家激灵一些。”邓健表情凝重,口里吐着白气道:“快将东西收拾好。”

    众人亦一脸慎重地纷纷点头。

    于是有人开始从藤筐里拆解出一个个板子来。

    这板子狭长,而且还有孔洞,居然可以绑在大家的鞋上……于是……形成了一个个简易版的滑雪板。

    大家纷纷将滑雪板绑在脚下,其中几个人捆绑了绳索,后头系着一个类似于雪橇的东西,直接将两个俘虏丢在上头,捆绑住。

    随即,有人放了一把火,将这飞球的帆布烧了个干净,众人这才撑着杆子,在这雪地之中,开始滑行起来。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依靠滑行,迅速地向南走三百里,这一段路,是最艰辛的,不过……

    这里乃是辽东腹地,辽东本就地广人稀,现在建奴人开始进攻朝鲜国,在这一带,理应不会出现大规模的建奴军马。

    至多,也只可能碰到一些几乎没有多少男丁的村落罢了。

    在这个时代,男丁都需去打仗,后方多为女眷!只要不是碰到了正规的军马,邓健觉得自己和弟兄们应付这些老弱病残,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最好是碰到一个村落,抢夺了他们的马,继续南下,如此……则更为便捷了。

    …………

    七天之后。

    戒备森严的金州卫堡垒这里,却迎来了一群特殊的客人。

    当地的守备近来风声鹤唳,因为从辽东腹地传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本是一直深入朝鲜国的建奴军马,几乎是连战连捷,推进极快。

    可是……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建奴人的攻击开始趋缓。

    显然,极可能建奴人重新进行部署,或者发生了什么巨大的变故。

    而且……大量的建奴游骑也开始在金州卫附近百里方圆的距离增多起来,这种情况,像是某种进攻的前兆。

    可明明建奴人倾巢去攻朝鲜国,怎么可能又想对金州卫大举进犯?

    这守备一时摸不着头脑。

    却在此时,一支马队抵达了金州卫最前的堡垒处。

    而后,有人不敢怠慢,连忙来禀告。

    这守备便忙骑着马,匆匆领着数十个亲卫亲自抵达了关隘口。

    门一开。

    为首的一个人下了马来,他似乎饱经风霜的样子,一脸疲倦,眼里布满了血丝,嘴唇干瘪。

    这守备上前道:“你们是哪里来的人,来金州卫做什么?”

    后头的卫兵,也纷纷戒备,一个个要拔刀的意思。

    这人从腰上摘下了一个牌子,疲惫地道:“锦衣卫办事,立即让人预备热水,我们要洗个澡,再准备一些吃的,弟兄们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还有,今夜之前,要备好船,我们要立即去登莱。”

    守备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从辽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