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二十三章 昊天魔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三章 昊天魔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白唐按着胸口,慢慢的站直了腰,眼睛里有冷锐清醒的光,道:“你在害怕!”

    他一字一顿,神情笃定:“你生了魔障!”

    声音如惊雷,如闪电,劈在的昊天完美无缺的脸上,让他眉心都微弱的拧起。

    “多可笑,堂堂三界至尊,最光辉圣洁的人,偏偏生了最龌龊的魔障!”

    白唐说着话,那悬在腰间的屠灵无声的融入体内,原本沉睡的刀灵从迷蒙里苏醒,发出细微的呼唤声。

    他轻微的蹙了下眉,左手死死捂住胸口,似乎那里有什么让他难以忍受的东西在鼓动。

    昊天眉头似乎动了下,他脚下轻微一动,人便到了白唐面前,面沉如水:“住口!”

    他一伸手就扼住了白唐的咽喉,完美无瑕的面容凑近了他:“承势星君,你合该命陨!”那纤长的手指探向白唐空荡荡的胸口,“女娲骨、太极图……你还从那时代拿到了什么?”

    他身后是一片虚无的灰色,映着他银盘宝镜似的绝世容颜,白色走银丝的衣袍不沾半点尘埃,即便做着屠戮的粗鲁事,整个人也显出风烟俱静的姿态。

    却在这时,一把黑色的刀从下而上迅疾无比的切去,昊天来不及多想,就被那刀逼迫的放手,白唐立即后退几步。

    那黑色的刀紧追不放,追着他砍去,却也只是两下,便被昊天一把捏碎。

    “你的魔障是什么呢?”白唐右手下垂,重又凝出一把阴气刀,漫不经心的问着,面上还是一派温和神色,桃花眼里熠熠生光,“苏毓秀?是了,那时候她叫苏姚,叫苏妲己!”

    “你害怕她,所以才用兴周亡商为借口,要杀死她!殷寿国运罩头,偏还得了那么多民心,几乎取代你在百姓心中的信仰,你也怕他!怕他有一天借那信仰之力修行到你不能制衡的地步,所以你也趁机杀了他!”

    “胡说!”昊天斥道,“愚人无知!为三界生灵天地大道,任它是谁,都该欣然赴死!”

    “盘古一力开天,蚩尤敢跟皇帝争锋,你怕了他们!怕了他们改天换地的力量!你怕苏毓秀!”

    “胡说!”

    “你道生偏执,只退不进!你害怕她长大!你必须杀了她!是不是?”

    “胡说!闭嘴!”

    “万年前你就到了这一步,却再不能更进一步,颓然等死!你怎么能容忍新的神灵取代你?你不甘心,所以才逆了太上忘情道的奥义,逆天地逆自然,是不是?”

    “住口!”

    昊天面上生出寒气,暴喝出声,那把斩过苏毓秀头颅的无色剑猛然一挥,强横的剑气朝着白唐斩去,力量强的几乎将空间都撕碎。

    白唐间不容发的腾身而起,在空中几个翻转,才重重落在地上,左手始终按着胸口,面容清冷

    的可怕。

    昊天的力量还未至巅峰,方才斩苏毓秀已耗费良多,便是已片刻不停的吸收天地间的灵力,也还远不能让他恢复到巅峰状态,此时他挥出一剑,体内的力量又是一阵消耗,他心绪起伏,已被白唐激起几分怒气。

    “吾为苍生!为三界!耗尽心血,纵死不悔!”他面上那千年万年的寒冰一朝尽去,都化作逼人的锋芒,如同煮沸了的一湖春水,翻涌出灼人的热度,“百万年轮回重启,若不能夹缝求生,何以渡劫?众生何以生?”

    他猛然两手交握,四周空间顷刻扭曲,闪电在他身后交错,编织成密密麻麻的网,让他显得更加神威不可测。

    “可笑!”白唐手中的阴气刀急速在两边斩落,额上已不自觉的耳渗出细密的汗。

    昊天的力量竟然已恢复至这样恐怖的境界,依稀已然能撼天动地,而这离他们那一场大战,也不过才过去区区几个时辰。

    “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白唐手里的阴气刀又一次被那乱窜的法则线切割成碎片,他不由得后退几步,声音却越发冷冽,“那你拿走我的心干什么?”

    没有心脏,哪怕让白汤圆配合着暂时替代心脏疏导体内力量,哪怕白汤圆与他心意相通,但他的力量使用还是凝滞,完全不能跟昊天匹敌。

    “昊天!”他叫道,铿锵有力道:“你害怕我!”

    “就跟你当年害怕苏姚,害怕殷寿一样!你害怕脱出你掌控的人!”

    四周不断传来法宝碰撞声,还有依稀的人声,那是在外围战斗的其他人。

    杨戬拼尽了全力拦截莲涅,太上的拂尘如天边一丝丝的白云,将猴子挡在了战圈之外。

    天河水不断的泛起波澜,一下下的拍击不周山,终于从山腰慢慢淹了上来。

    周围一片嘈杂声,但白唐与昊天都听到了寂静。

    昊天凝眸看他,清澈如水的眼眸里神色清楚,那是如看怪物一样的稀奇眼神:“你?”

    那些“害怕”终于让他沉静如死水的面容生了波澜,他继续道:“一个得了几分运道的鬼物,本君怕你?”

    他面容生动,仿佛白唐说了一句格外可笑的笑话,让他忍不住松弛了面容。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