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二十一章 山海大椿(3)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一章 山海大椿(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它话音刚落,白唐面前便出现了一条两米宽的路,那条路幽深旷远,在淡淡的绿色里若隐若现。

    白唐极目看去,却什么都看不清,他轻微的笑了下,对大椿道:“多谢。”

    继而一步踏上那条小路,一步踏入,眼前便是刀山火海,魔障丛生。

    ……

    不知又过去了多久,寂静的空间里仍是如同一幅画的众人。

    苏毓秀的长发已然全白,指尖微微下垂,上面有淡淡的金色,尚有一滴悬在指腹上,将落未落。

    她终于将那个人的容颜收尽了眼底——昊天。

    恐惧如同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爬上了心头,她神魂已虚弱到了极致,像是风雨中飘摇孤苦的一盏灯火,随时都能燃烧殆尽。

    她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可白唐还没回来,她的瞳膜还没捕捉到那个人的身影,她的耳朵也还没有听见他呼唤她的声音,所以她得撑下去。

    瞳孔里的人影一步步朝她靠近,原本寂静的能量在他手下游动,凝聚成一把无色的剑来。

    那恍然如冰雪雕刻的天神依旧冷淡着面容,像是最高贵的云朵,也像是最不可亵渎的明月。

    没有风,他的衣袂却轻轻卷动,他的脚步轻软的如踩在云端上。,半点声音都没有。

    可苏毓秀眼睁睁看着,却觉着那脚步声一下下都落在了她的心坎上。

    一步,两步……再有五步,他手中的剑就能斩下她的头颅。

    苏毓秀在心底无声的呐喊:快啊,白唐,快啊。

    她美丽的仿佛镶嵌了星辰的眸子已经暗淡下去,无尽的生机从这具躯体里一点点逝去,连她打开的时间通道都摇摇欲坠。

    昊天的身形越发近了,黑金云纹靴终于完整的出现在眼底,那把无色的剑在她的视线下缓缓举起,寒气贴着她的的脸颊,将她早早失去的触觉都唤起了一些。

    “天地生灵?”有清冷的男声淡淡响起,“生来便能体察天神,改天换地?”

    此时万籁俱静,周遭所有人都如在画中,无知无觉,这位修忘情道的天帝终于露出了点情绪。

    那是一点点隐藏极深的、淬了毒的嫉妒情绪,终年掩藏在为天下众生的皮囊下,在这样的环境下终于冒了头,毒蛇样渗出了点点毒液。

    “三界已毁,也算改换,”他举起了剑,轻而缓慢的道,“你这种生灵,合该祭献天地,挣扎,只是徒增痛苦而已。”

    苏毓秀心神皆颤,浑身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但她仍一动不敢动,像是一头即将被扒皮拆骨的小兽,却为了保护护在心尖上的那一只小猎豹,半点都不敢打开身体亮出爪牙来保护自己。

    那把剑终于自上而下,要落在她头上。

    苏毓秀睁大了眼,在心里无声的嘶喊——快啊

    ,白唐,再快点!

    快回来。

    再不回来,我怕等不到你。

    ……

    “不要!”

    白唐一身冷汗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口中发出呢喃一样的声音。

    面前是一片熔岩大火,大火里有无数恶鬼在挣扎哀嚎,脂肪烧焦的味道在鼻尖萦绕,那一股股的热浪能让人窒息。

    那万千鬼魂里,有熟悉的脸也混杂其间,流着泪扭曲着脸哭喊,可这片地狱何其炎热,那些眼泪都还没流下眼眶就蒸发掉了。

    白唐手无寸铁,只身处于这一片岩浆炼狱里,脑子一阵一阵的发昏发沉,可他连眼睛都没眨的踏入这一片火海,一步一步,踏入属于他的地狱。

    这是他的魔障,是他为了得到大椿树种子所必须跨越过去的魔障。

    那一片炼狱里火焰熊熊,有人嘶哑着叫他的名字,一声一声,带着泣音和绝望。

    “白唐!白唐!”那是个女子的声音,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清水芙蓉一样的脸,在火焰里也依然保持着生前的美丽,她站在火里,奋力朝他伸出了手。

    那是蔺菱,曾经在他的青春岁月里添上几许浓墨重彩的女子。

    “小崽儿,快跑,”身体尽成枯骨,唯有脸上带着一点皮肉的骷髅站起来,拼命朝他摆手,“快跑啊,小崽儿。”

    那是张瞎子,是在他小时候被师傅惩罚没饭吃的时候偷摸塞给他大白馒头的人。

    他身后还站着许多人,男男女女,都是福德巷里的旧人,他们曾一起填充了他整个童年。

    白唐胸口剧烈起伏,眼睛也格外酸涩起来——是了,他们都在挣扎,他却只能无动于衷。

    就像当初一样,他明明发誓要护他们周全,但他们在洪水里挣扎求生的时候他却一点都不知道。

    那时候,他们是不是像期盼天神一样期盼他的到来?一遍遍仰望天空,直到再也呼吸不到一口空气,才怨愤的闭上期盼得到拯救的双眼……或者,他们根本不曾合眼。

    白唐心里思绪万千,脚步却一点没停,他的终点不是这里,他不能停。

    周围出现了零碎而清晰的谩骂声,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