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七十四章:明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四章:明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四百三十六章指望你

    当日在朝阳殿中商议之事,原也处置的很快,隔天宇文舒便下了旨,以太后凤体不安,常年忧思,惦记秦王夫妇为由,传召了他夫妇二人昼夜赶路,速速回京来。

    又过了有那么三五日,独留京城的常山王妃传出喜讯来,太后大喜之下,唯恐王妃孤身一人在京中王府,底下的奴才照顾不周,有个闪失,便将王妃接进了宫里去,等到了下午时候,又下了一道旨,传召了兰陵郡公夫妇往京城来见。

    宫中传召,萧明山总不好再做什么推辞,而这件事情,看起来也还算是天衣无缝,并未有更多的人知晓。

    这一日谢拂身上见了好,起了个大早往昭阳宫去见太后,彼时常山王妃正陪着太后进膳,见了谢拂来,便忙要起身见礼。

    谢拂最是个没架子的人,素日里无聊得很,难得常山王妃今次要在宫里多住些时日,她欢喜还来不及,只是一面又要担心襄阳兵变,便又提不起什么精神多来走动罢了。

    太后招手叫她坐,又问她可用过了早膳不曾,她一一回过,才同太后表明来意:“昨儿陛下同我说起,大约莫有个三五日,兰陵郡公夫妇二人便能到建康,郡公是外男,不好随意出入宫闱,但当日您下旨,是为王妃,所以最好还是叫王妃去见上一面,再把大妇接到宫里来住才好。”

    要叫王妃去见,出宫去见面是不成的。

    太后是个有成算的人,如今既知道了襄阳那头的用心,她便提着一百二十万分的小心,唯恐行差踏错,走漏了风声。

    传萧明山夫妇进京,说的是王妃有孕,在宫里头,一切都好说,人住在她的昭阳宫,她又一向喜欢清净,没什么人会来搅扰她,自然不怕给人看出什么端倪,且她想来,宇文扩和萧佛之远在襄阳这么多年,即便在建康有什么眼线,手也伸不出那么长,还能把眼线安插到宫里来,是以便是要见面,也最好是在宫里头……

    她略想了想:“皇帝既然是这样说的,回头等郡公夫妇进了京,叫他们父女在太极殿以东的回春堂见上一面,再好生送了郡公出去也就是了。眼下既说她是有了身子的,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出宫去,我先前也交代过她,便是见了人,也不要随口胡说,有什么事情,自有我来应付大妇。”

    太后说这样的话,委实不怎么客气,谢拂心下咯噔一声,便下意识抬眼去看王妃的神色,唯恐她心里不受用。

    却不曾想这位常山王妃是个最拎得清的人,难得的通透,见她打量的目光投过来,噙着笑叫了声圣人:“您不用怕我心里不受用,从我十六岁嫁给殿下起,就已经是宇文氏的人,萧氏是我母家,我自然盼着萧家好,可我分得清亲疏远近,今次萧佛之行这样大逆之举,我既做了宇文氏的人,一颗心,自然是向着咱们宇文氏的。”

    太后似乎很满意,念着几句好孩子,便笑着叫她先去歇一歇,旁的一概都不多说。

    王妃有眼色,晓得这分明是有话要单独同谢拂讲,便也就起身告礼,从花厅这头辞了出去。

    等她一出门,太后才叫阿拂。

    谢拂欸的一声应了:“您有什么话要嘱咐我吗?”

    太后却摇头:“不是要嘱咐你什么,是宥连……这几日,我心像是油煎的一样,到了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几次梦见先帝,他都在梦里质问我,当年要不是我苦苦求他,纵了宥连到凉州去,何至于就有今日之事了。阿拂,你是从苦日子里走过来的,对宥连……”

    她说不下去,到底如今也上了年纪,鬓边见了灰白,眼角也多了几条褶皱,纵使平日再如何仔细的保养着,年纪毕竟大了。

    谢拂看着不落忍,也知道,太后这话半真半假。

    当年分明是先帝为了顾全宇文氏的颜面,两浙案有了定论之后,也没有降罪于宇文聪,只是匆匆为他指婚,叫他娶了河东柳氏女,而后又赶去了封地凉州。

    如果真要说,是有什么人酿成了今日之祸,那也只能是先帝自己,同太后没有分毫关系的。

    事到如今,宇文聪贼心不死,仍就想搏一搏那高台上的位置,太后老了,再也见不得他们手足相残的事情了。

    昔年废王被赐死的时候,正是太后正正经经第一次召她入宫的时候,她还记得,那时太后说,要她往后余生,好好的过,好好的扶持着宇文舒。

    谢拂在之后的很多年,不止一次想起那时太后的叮嘱,直到多年后她有了自己的孩子,才明白,太后那时是怕了。

    亲生的孩子到底不一样,常山王再好,始终不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太后这一辈子,拢共也就得了三个儿子,废王已经不在了,这次宇文聪的事情败露,眼看着就要被押解回京来,宇文舒不是先帝,绝没有那样心慈手软待宇文聪的道理,届时事情尘埃落定,怕就是宇文聪抱病身亡的日子,而太后便是不愿见这个,此时才要支走常山王妃。

    谢拂心里替她难过,却知道,自己没办法许下什么承诺。

    她抿了唇:“我知道您想留秦王一条命,您想劝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