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是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是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法身开导着布鲁斯·班纳。

    但事实上,他的这番开导只适合眼前这个布鲁斯·班纳。

    在此方之外,还有无数的布鲁斯·班纳。并不是所有的布鲁斯·班纳都适合这番开导的。

    比如在布鲁斯·班纳的原初世界,那个名叫惊奇的漫画公司里,布鲁斯·班纳有一种可能,或者更准确说是浩克有一种可能,是作为一切始源的黑暗和污秽的凝聚。

    当然,这凝聚出的东西不仅仅是浩克,而是作为整体的,一切惊奇世界的one below all,即万物之下OBA。

    万物之下有一座地狱。在那里有无数的魔鬼。当然,这些魔鬼与普通地狱的魔鬼并不一样。

    浩克,就是这些魔鬼中最强大的一个,是万物之下的地狱之王。

    布鲁斯·班纳,仅仅是作为承载地狱之王浩克探出的触手的容器而已。

    如果是这个版本的布鲁斯·班纳,这个版本的浩克,法身对他的这一连串的开导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从本质上就不一致。

    不过对法身来说,还好眼前的布鲁斯·班纳不是这个版本。

    在他看来,这个版本很无聊。

    布鲁斯·班纳的意志不再重要,最多也不过是个浩克意志的衍生体,最差就是没有意义的容器。

    甚至,浩克与班纳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班纳与浩克对世界的不同理解的碰撞,他们是否能够互相理解,他们是否能够理解世界,他们是否能够继续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这些问题原本都是布鲁斯·班纳与浩克的。这个版本里却变成了神选。

    他们本来还是拥有自由意志的人类,这个版本里却变成了雅威牧场里无意义的羔羊。

    法身真的觉得太无聊了。虽然这样的改动蕴藏着很多宗教韵味的意义,但相比之前的立意,这个意义就是没有意义。

    或许这话由法身来表达有些奇怪。

    法身,似乎也是宗教上的一种名词吧?

    但法身对此振振有词。

    只是用了这个名字而已。

    事实上,你们同样可以叫我“基于冶第一修行定律的能量运转系统I型”。

    我的立意,没有宗教,也有我在。

    而那个版本的布鲁斯·班纳,他的我在哪里?

    法身找不到那个版本的布鲁斯·班纳的自我。

    而自我却是他最追求的,是他本源的所在。所以他才会觉得,那个版本的布鲁斯·班纳很无聊。

    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

    还好他眼前这个不是。

    作为人的布鲁斯·班纳,拥有自我的布鲁斯·班纳,才有作为布鲁斯·班纳的价值。

    很欣慰,眼前这个不是。

    可以高歌一曲。法身如是想。

    于是,

    “咄,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他真的唱了起来。

    用中文。

    布鲁斯·班纳听不懂他在唱什么,但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开怀。

    所以他跟着笑了。

    “都,饼身布嗅闪过……”他跟着法身唱了起来。

    不过他唱的很难听。

    但没有关系。

    法身唱得一样难听。

    好在他们唱得还不像尼禄和巴托里那样升格成宝具的难听。

    原始森林中的生物们并未遭灾。

    于是他们忘我地唱了下去。

    似乎永远不会停止。

    ……

    我是我……

    少年停止了暴饮暴食。

    身为报身的我,也可以做我是我吗?

    法身,你太一厢情愿了。

    我们的我,只在我们原初的那只妖怪身上。

    我们甚至不如他打造的刀更有自我。

    瞧瞧他配给我的这柄剑。

    他自己的剑招玩玄天邪帝的梗也就算了,连我这个果报,居然也要拿着玄天邪帝用过的剑,还是用断了的那种。

    他认为果报是新生,是从头再来,所以我拿着的剑也是断剑再生。

    我可不承认。

    我要吃。

    我要将自己从翩翩少年吃成第三猪皇。

    看他还拿什么做果报。

    “小子,你在这里啊!”

    ?

    “是我啊!”来人朝少年抛了个媚眼。

    “我记得你,杰茜卡·琼斯,我的问题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应该已经说清楚分开了才对。”少年皱眉。

    “……怎么好像在说分手一样,听着真别扭。算了,早知你这小子不会说人话。手合会追求的龙骨现世了,怎么样,有兴趣吗?”

    “手合会?他们居然还敢出来?”

    “怎么不敢,趁着前段时间那可怕的,把纽约弄得万人空巷了的的演唱会,手合会已经找到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